首页 >>

满洲八旗的奴隶都是从哪来的?他们最后又都去了哪里?

满洲八旗由原始部落逐步发展而来,奴隶一直存在于其整个社会和经济的运转过程之中,征战除了满足生存和壮大实力的需求外,掠夺人口也是主要的目的之一。八旗制度建立后,旗户需要提供壮丁披甲入伍,同时也要有足够力量进行农耕和后勤保障,这就需要大量的奴隶来维持满洲这个战争机器的有效运转。

满洲早期时奴隶的来源很多,天命三年,即公元1618年以前,奴隶主要是努尔哈赤在多次兼并战争中,以及多次对辽东和朝鲜、蒙古的掠夺行动中而来,大部分是其他女真部落和索伦诸部等通古斯小民族及蒙古人、汉人、朝鲜人。后来随着军事任务的需要,大量其他部落女真人和索伦诸部人都被解放,纷纷被编入旗披甲入伍,这其中也有这些所谓野人不习农耕地原因。随着辽东全面战争的爆发,大量被俘汉人开始成为满洲奴隶的主力。皇太极登基后,几次长城破口,大有数以十万计的中原汉人被掠去关外,当时的满洲拥有数量庞大的奴隶。1618年后,不再把所掠战俘全部分给官吏和旗兵,一部分战俘被允许建立家庭。当然满洲人也不全是自由人,也有很多因为犯罪或生活所迫自卖为奴者,也有部分不能向本旗提供披甲人,又不能足够缴纳粮食的,也会被罚充为奴隶。天命九年,即1624年,努尔哈赤又采取了更为严苛的制度,对于辽东自由的汉民重新分配土地,开始设立高比例人头税,有能力者可维持自由身份,不能按规定缴纳者,即被罚为奴隶。

满洲八旗的奴隶分为两种,一种叫阿哈,一种叫包衣尼亚玛。阿哈是耕种奴,是专门为旗人耕种的奴隶,社会地位最为地下,几乎没有赢取自由的机会。而包衣则不同,他们大都是主人的贴身仆从,主人披甲入伍,很多时候会将包衣一同带去,如果包衣在作战之中立有战功,很有肯能就会因功成为自由民。努尔哈赤时期对奴隶的限定很多,且制度严苛,到了皇太极时期,其眼光更远,之后甚至允许部分奴隶参加科举考试。1620年前后,属于汗王和诸贝勒的奴隶被编入包衣八旗,他们专门为爱新觉罗家族服务。到了顺治年间,属于皇帝直管的正黄旗、镶黄旗、正白旗奴隶直接变为内务府的衙差。上三旗的奴隶属于皇帝个人,其中很多人非常富有,同时拥有很大的权利,成为实际上自由民。而下五旗的各亲王直属奴隶则成为旗人,但与一般旗人不同,属于不自由旗人,条条框框很多,而原属于旗兵的奴隶,则仍属于原主人。

满洲入主中原后,各旗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圈地运动,很多汉民由于害怕自己失去保障,纷纷将土地转让给内务府和一些勋贵官吏,很多人自愿为奴,这样最起码还有可能重新租种土地,保持原有状态,否则被剥去土地,驱赶到别处,不但还要缴税,前途更是未卜,这些人被称为带地投充人。此时,旗人与奴隶间的关系更像传统的主仆关系,而非奴隶制社会的原始关系,带地的奴隶独立性更强,但仍会被主人随意倒卖,但形成的契约关系,最起码不会倒退回努尔哈赤时期的随意打杀的原始状态。满洲占领辽东全境后,开始控制主人随意杀害奴隶,因为奴隶是征战的重要保障,主人杀死一个奴隶,要领受鞭笞一百,同时缴纳响应罚金,如果是官员,则会被就地免职。很多汉人不愿被充作奴隶,逃亡事件层出不穷,为了防止奴隶大量逃脱,顺治年间颁布极为严苛的刑法来制裁隐藏逃奴者。到了康熙年间,政策开始松动,1682年清廷宣布,年老体弱者和顺治元年之前变为努力者,经主人认可后,可以释放,成为自由民,但是并包括年幼者。如果主人愿意释放顺治元年之后的奴隶,只要他们能够赎买自身,那也可以成为自由民。

奴隶获取自由有很多方式,一是主动报告主人的叛国罪证;二是在征战中里有战功者,如果战功卓著,那么他的父母亲人均可以成为自由民。但是清廷比较限制奴隶成为旗兵或者官吏,许多旗内官职空缺,会明确规定必须由非奴隶出身者填补,甚至到了雍正年间,仍有相关规定旗内下层军官不得出自奴隶。当时的奴隶已经可以赎买自身,且有法律保障,但是很多主人并不愿意,他们大都在旗地山耕种,过着名义上的自由生活,即使到了乾隆年间,法律明确了他们的合法身份,但事实上改变不大。事实上,很多人更愿意所谓的奴隶生活,因为国家比较安定,普通旗户人口增长,而土地比较有限,这样致使大量依附旗地的民户被驱赶出旗,过上了朝不保夕的生活。

清朝前期政治稳定,经济发展平稳,政府有较大的能力维持整个八旗旗户的生活,旗民也可以尽最大力量的拥有奴隶奴仆。但到了鸦片战争之后,政府财政失衡,无力再为旗人提供优厚保障时,所谓奴隶也开始逐渐消失。

文章来源:管家婆彩图大全

标签:2019开彩开奖现场,香港马会官网网址,正版资料大全,二四六天天好彩,新报跑狗